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政法学堂 > 政法时评 > 正文
刷脸挂号,是否过度采集
2024-07-02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    【打印本页】    字体: [][ ][ ]
分享至:
2024-07-02

  据《工人日报》报道,近日,某市民在某家医院的小程序挂号时,不仅需要先填写就诊人信息,还需要进行人脸识别验证。但换另一家医院后,只需填写就诊人信息就能预约挂号。

  当“刷脸”出现在医院挂号环节,是否多此一举?近年来,“刷脸”在生活中愈发常见。从回小区、进景点到消费购物,甚至入住酒店,无所不在的人脸识别让人避犹不及。由此带来的安全风险,也引起广泛关注。那“刷脸”挂号,有必要?从现实需要看、某种程度上看,有其必要性。

  一来,更方便。“刷脸”挂号,属于技术赋能,可归为“全流程无感就医”之列。患者只需拿起手机,识别人脸,就可完成建档、挂号、预约、就诊等流程,让就医更方便。二来,防“黄牛”。这一点,更为关键。在医院挂号这一场景中,“黄牛”防不胜防。推行实名制,已成共识。但如何实名?人脸验证,可以说是在目前技术条件下最“彻底”的实名,可以努力确保人与信息一一对应,最大限度压缩“黄牛”钻空子的空间。因此,“刷脸”挂号对于整治“号贩子”、营造公平就医环境有所裨益。

  当然,就医涉及疾病等更为敏感的个人信息。有人担忧“刷脸”挂号出现隐私泄露,也属人之常情。所以,技术如何更好地为人服务?事先征集用户同意,遵循必要原则,以满足诊疗必需为准,同时筑牢信息保护“防护墙”,当为前提。

【编辑】:王锌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