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要闻 >> 国内要闻
  • 他守护新疆反恐防线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只有一个界碑没有去过

    时间:2018年10月12日  来源:“长安剑”微信公众号

    “爸爸在土里呢。”

    不到3岁的多多,还无法明白死亡的意义。

    2018年8月9日,她的爸爸——新疆阿勒泰地区青河县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王红星,倒在距离边境线不到300米的国旗脚下,地上还残留一抹血迹。


    阿勒泰地区,位于共和国雄鸡版图的尾羽处,青河县在阿勒泰地区最东部,与蒙古国接壤。虽然到任才9个月,王红星的足迹已经遍布青河259.4公里边境线上的每一处边防设施。

    一个政法委书记,干嘛总是往雄鹰都不飞的荒凉边境上跑?

    留得住人,才守得住国境线

    野营万里无城廓,雨雪纷纷连朔漠。

    西部边境,荒凉、闭塞、杳无人烟,曾千年不改。护边员驻守在青河县绵延的边境线上。

    戈壁上的中蒙边境

    近年来,随着国际反恐形势的日益严峻,边境管控成为反恐维稳工作的重中之重。2017年12月,王红星走马上任,担任青河县委政法委书记,这个“重中之重”落到了他的肩上。

    青河县边境地区北部是山区,南部是戈壁,相比之下山区边境的治安防控难度更大。

    王红星经常利用周六周日时间去山区边境实地查找薄弱环节,逐个督查边境警务站,带着馕、榨菜和矿泉水,在山里一钻就是一天。

    一天山路走下来,微信步数都是40000多步。

    王红星在边境巡查中与巡边员交谈

    边境是国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线,边境警务站是关键,不了解边境的情况,就是不称职。王红星反复对同事们说:“只有留得住人,才守得住这道防线。”

    王红星到任青河县政法委书记以前,每个边境警务点只有3个护边员,没电、没粮、没路。

    运水的车从镇上一周来一次,出发时满满一车水,颠簸百十公里,运气好只能剩一半,连吃水都是大问题。在北疆长达7个月的严冬中,如果遇到大雪封路,基本生存都难以保障。

    王红星想成为最了解边境总体情况的人,他也的的确确做到了。

    9个月来,他一次次行走在边境线上,熟悉青河县境内的每一块界碑的坐标、熟悉每一个通关隘口的位置、熟悉每一座边境执勤点的方位、熟悉每一名护边员、熟悉每一座山、每一条溪流……

    最后一次巡边的路上,王红星告诉身边的同事,青河县边境线上的百余个界碑中,还有一个界碑他没有实地去过,最近一定要去看看。

    那块界碑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山之巅,人迹罕至,开车要走大半天直到没了路,然后骑马再走大半天才能到山边。

    山上都是巨石,马都上不去,只能靠步行。“上的时候爬着上,下的时候只能一个石头一个石头跳着下。”曾去过那里的同事王忠海说。

    然而下一次到那儿的巡边计划已经作好,王红星却再也没有机会去了。

    边境界碑

    能越过边境线的,只有鸟和风

    那一天,王红星来到戈壁滩上新落成的警务室巡查,专门查看了厨房和浴室,试了试浴室的热水,特别高兴。


    王红星牺牲当天在新警务室留下的影像

    这是王红星带队在边境一线巡边踏查的第三天。3天里,他在海拔3000米的边境线上往返奔波了620多公里。

    青河县人大副主任陈军利清楚地记得,王红星走出大楼在国旗脚下,刚有转身的动作,好像有话要交代,却毫无征兆地一下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砰的一声,我们看见王书记脸朝下倒了,赶紧把他翻过来,发现他摔得满脸是血,瞪着眼望着我,好像有好多话要说,但直到最后也没说出来……”

    和他搭班子的政法委副书记王立文回忆:“王书记老早就撂下了话——作为男子汉,牺牲也要牺牲在冲锋的路上。”

    一语成谶。

    后来从阿勒泰赶来参加抢救的专家说,王红星的死因是心源性猝死,在场的人清楚地听见专家接着小声说了句,“就是累死的”。

    9个月来每月2到3次巡边,哪里有问题,王红星出现在哪里现场解决问题,哪里工程进度有延迟,他出现在哪里仔细督促落实,哪里通了电打出了水井房舍封了顶,他还是不放心,一定要实地看看才踏实。

    所有的边境警务站从设计到建设,都是他一手操持完成,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实现了全覆盖。

    王红星倒下的地方就是其中之一,当时那个警务站刚刚落成还没有投入使用,距离最近的镇子60多公里。一路上虽有一段略显颠簸,但车辆畅行无阻。


    警务室外景(摄影:如歌)

    长安君看到,这里崭新的两层小楼能同时容纳20多名护边员生活和工作,房间装着一人高的大窗户,配有厨房和浴室,9月底戈壁上气温降到零度的当天,边境警务站通上了暖气。

    院里还打了一眼129米的深水井,安装了防冻的电水泵,不仅不缺水了,还能保证烧得了暖气,洗得上热水澡。

    在护边员队伍中有一对哈萨克族夫妻,每月有20天在警务站值守巡边,另10天时间轮休回家,警务站已经成了他们第二个家。


    在警务室厨房做饭的哈萨克族护边员(摄影:如歌)

    不仅条件变好了,边境警务站也变多了,左右相邻的警务站距离虽远,但清晰可辨。来自不同警务站的一队队护边员骑行着摩托车,在平整的路上24小时巡护着各自负责的一段边境线。

    按照当地哈萨克族群众的话说——

    “能越过边境的,只有天上的鸟和地上的风”。


    想爸爸的时候,我就对着他的照片说话

    在青河县工作了7年,王红星当过副县长、组织部长、政法委书记、县委副书记,分管过经济、扶贫、人事、环保和政法,可以说每个领域对他来说都是“新领域”,可他总是能迅速从“门外汉”变成“行家”。遇到不懂的问题他从来不怕问别人,自己有了心得立即随手记在纸条上,揣在口袋里。

    “红星有时候一个月就回来三四次,只是在工作间隙回家看看,待上两三个小时,看看女儿。”王红星的妻子李晓清说,他特别牵挂多多,每次回来得都很晚,多多已经睡着了,他还一定要捧着女儿的小脚丫亲一亲。


    而单位离家步行只有十分钟的路。

    在他去世的当天,同事们整理他的衣服,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小纸条,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工作中的注意事项。

    其中最旧的一张纸条已经在奔波中断成几截,上面工整地写着入党誓词——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李晓清有时候也抱怨丈夫,他总说:“我亏欠家里的太多,等我退休了,全心照顾家,你就轻松了。”

    这份眷恋,她不是不懂。当年丈夫给女儿起名叫多多,意思就是从此多了一份福气,多了一份牵挂。李晓清原本告诉小多多,爸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出差去了,但后来怕多多觉得爸爸不要她了,所以现在一直教多多:“爸爸被埋在了土里,再也回不来了”。

    “想爸爸的时候,我就对着爸爸的照片说话。”小多多总觉得爸爸会听见她的悄悄话。


    李晓清和多多(摄影:如歌)

    王红星走后的第三天,那座边境警务站驻进了第一批护边员。


    因为护边员大部分是哈萨克族老乡,干部们怕他们觉得地上的血迹“不吉利”,曾想清洗掉。可最后才发现,血迹已经深深浸入国旗下的地面,再也无法分离。

    王红星的热血与五星红旗一道,永远守望着前方不到三百米的边境线。


宁夏要闻更多

宁夏60年公安工作突出贡献人物揭晓

10月11日,宁夏60年公安工作突出贡献人物揭晓仪式暨公安民警从警特定年限荣誉纪念仪式在银川隆重举行。

市县动态更多

入选司法部法律援助精准脱贫案例

近期,红寺堡区贫困建档立卡户枸杞苗买卖合同纠纷案被司法部选为法律援助精准脱贫典型案例,系宁夏唯一入选案例。 [详情]

区外信息更多

他守护新疆反恐防线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只有一个界碑没有去过

“砰的一声,我们看见王书记脸朝下倒了,赶紧把他翻过来,发现他摔得满脸是血,瞪着眼望着我,好像有好多话要说,但直到最后也没说出来……” [详情]

热点专题更多

新时代枫桥经验

适应时代要求,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 [详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单位: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承办单位:  宁夏法治报社
联系电话:  0951-6136690    网址:  www.nxzfw.gov.cn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