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文化 >> 政法文苑
  • 永宁李俊镇“赶集”记事

    时间:2021年01月06日  来源:宁夏法治报

    2020年十一回老家探亲,按照早先拟定的行程,10月3日去李俊赶集是“任务清单”中的必选项。

    当天早晨7点多,刚起床,姐姐从吴忠打来电话。听说我要去李俊赶集,她叮嘱我一定要把70岁的老父亲一并带上,说老父亲有好几年没去李俊赶集了,让我带去再转转。

    想一想,我又有多少年没去李俊了?快有二十五六年了吧,但是,小时候跟着爷爷、父亲,或独自去李俊赶集的往事历历在目。尽管去的次数不多,关于李俊的记忆却一点不陌生。我记得清李俊每一条街巷甚至是每个摊位,像看电影一样,把关于李俊的一景一物从脑海里完整“过”一遍。

    前世今生话李俊

    李俊镇是个古老悠久、底蕴深厚的特色小城镇,不仅仅是永宁县第一镇,也是宁夏赫赫有名的集贸大镇。

    李俊镇,历史上一直称作李俊堡。是西北边塞屯田戌边堡寨之一,始建于公元1491年(明弘治4年),地名取自明朝曾驻扎此地的指挥使守将李俊。

    经历了历代行政区划的反复变迁,如今,李俊镇的版图和建制确立于上世纪50年代末。

    起先隶属宁夏宁朔县,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后设“星火公社”,1959年改名“李俊公社”,1960年后划入永宁县。1983年改李俊乡,1984年正式建制为镇。

    东衔黄河,西衔贺兰山,宁夏境内最古老的几条古渠:西干渠、唐徕渠、汉延渠、惠农渠穿境而过,奠定其农业发达的底子。另有味精、玛钢、柳编、加工、化肥等工业助力,改革开放30年,当地百姓富庶,生活殷实。

    李俊镇的农贸市场远近闻名,为永宁、吴忠、青铜峡、灵武等县市交界地带人尽皆知的农副产品集散地。党的十八大以来,合村并镇的政策,赋予了李俊不同于周围其它乡镇人口凋零的宿命,镇里兴建了汉唐府邸等成规模小区,安居了周边侯寨、许桥等搬迁村民,人口规模不降反升。之前500米长、5米宽的街道马路逐步变成现在的四纵三横道路,总长近5公里;新建U型商业街发挥着全新活力,漫步小镇,高楼林立,风格不同,街区整洁,欣欣向荣。

    旧貌新颜话宝塔

    初到李俊,当地熟人会告诉你来李俊必做三件事:游多宝塔、转农贸集市、赏四棵树。

    临近李俊,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小镇西南角位置的一座高耸佛塔,位置醒目,隔着很远就能看到,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李俊塔。

    李俊塔,又名金塔、多宝塔,是宁夏平原不多见的八角塔。目测塔高30多米,是李俊镇最高的建筑,也是李俊的地标建筑。

    关于这座塔的来历至少有三种不同记载:一是据说当时的守将李俊本人崇佛,因此建了这座塔;

    二是记载这座塔于明万历二十四年所建(1596年);

    三是修建于西夏。西夏皇帝普遍信佛,曾在兴庆府周边下令敕建佛塔,其中就有北边贺兰县境内的宏佛塔和南边永宁县的李俊塔,两座古塔遥相对望。

    三种说法中,我个人倾向于最后一种,应该是西夏时期的建筑,远早于李俊正式建堡的年代。

    近年考古,在塔内发现了带有明显西夏建筑特色的手掌砖。如果建于西夏的说法属实,则李俊塔有着近千年的历史了。

    该塔最早大概是土塔或者木塔,历代多次修缮,清朝时期就进行过三次大修,变成了今天的砖塔。

    解放前及解放后很长时间,李俊塔无人看护,塔身残破不堪。2012年,为美化环境、提升城镇品质,政府出大力气将宝塔重新翻新修缮,塔下居民搬迁至别处,规划建设了簇然一新的金塔公园。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和家人从邵刚方向来李俊赶集,过了东大沟不远,就能看到李俊塔。记得当时李俊塔周边全是挨挨挤挤的民房,东边隔着不远就是热闹非凡的李俊镇南北主街。有一次,我从一个巷口进去,凑到李俊塔前想一探究竟。当时的宝塔,底层向东开一个拱门,可以钻进去,但黑咕隆咚的,我一个人没敢爬,很快就退了出来。

    30年后,我又一次走到了这座塔的跟前,周边的旧建筑早就不见踪影,新修了牌楼、广场、种植了各种树木,周围还有长廊和湖泊。仔细端详,忽然觉得“新塔”塔身没有印象中那么大,颜色也和小时候不一样,昔日古朴沧桑的面貌荡然无存,只有那随风而响的风铃声还和从前一样。

    闲逛在李俊的集市

    赶集,是中国的古老民俗。

    何为“赶集”?乡僻之地,贸易有定期,买者卖者从四方前来,集于一定地点进行买卖,也叫赶场或者跟集。

    农业和集市贸易,是李俊的经济双引擎。

    李俊早在明清时期就出现了集市,有着几百年历史,虽然几经沧桑中断过,但是集市贸易的传统却一直流传下来。如今的集期为每月逢3、6、9的日子,这里面好像也有大集和小集的说法:小集中间隔2天,大集隔3天或月末月初的4天。

    每逢集日,四面八方的商客汇聚于此,平时安静的李俊街道变得人气满满、熙熙攘攘。李俊南北、东西主街上百货皆聚,应有尽有,人们三五成群,从各处蜂拥而至。

    道远的天不亮就要出发,有的卖自家出产的商品,有的买日常所需的物品,有的趁机约亲朋好友办事,有的只是去凑凑热闹。

    同时,集市上也是很多平时见不了面的亲朋相聚的地方。乡亲们好久不见,赶集遇到了,一起找个没人的地方拉拉话,或是互相拉扯着你请我我请你去吃碗凉皮、刀削面。

    上世纪90年代,但凡李俊镇集日,什么生意都没有“看自行车”更红火。

    沿着许黄路南侧,从大东头到大西头,门脸房前面黑压压的全是自行车,足足有几千辆。看车人用绳索提前划定了各自的势力范围,每辆自行车收费2角。车把上放一个小号码牌,自己留存同样号码的纸牌,回头取车,一对就能对上。

    上世纪的李俊镇集市,主要由南北街和东西街组成。逛的时候,先从南向北,走到差不多的位置向右可转往东西街。如果沿着南北街一直往北,尽头是一片空旷场地,是畜禽交易市场。我曾多次随父亲来这里卖过羊羔,也买过牲口。

    最有趣的是交易双方谈价格都不明说,而是将手塞到一方袖子里,用指头“袖谈”。非常古老的协商方式。

    东西街最东头往南,会拐进一个农贸市场,是1987年兴建的,占地足足60多亩。

    这里有物美价廉、种类繁多的各类商品,新鲜的蔬菜瓜果,活蹦乱窜的鲜鱼家禽,还有服装鞋帽、日化用品。当然更有令人馋涎欲滴、念念不忘的美食:凉皮、凉粉、烩小吃、刀削面、饸饹面、油饼子、馓子……

    每逢集市,从周边乡镇乃至银川、吴忠、灵武赶集的人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只为享受那份热闹,更为一饱眼福和口福。

    李俊的刀削面很香,吃的是香味,回忆的是乡愁,不知勾起了多少人的回忆。不过现在的刀削面,形状和小时候完全不一样,记得以前都是椭圆状,现在是条状。

    人间烟火气,最抚凡人心。本地最负盛名的刀削面当属老马面馆,位于农贸市场西边入口处,开了几十年,什么时候都是人满为患,卫生差、店面小,但是味道正宗,架不住客似云来。

    在李俊本地人,老马面馆名气大,但是口味不及旁边的“老王”。当天和老父亲闲逛,本来想去尝尝老马家的刀削面,老父亲却径直去了最东头的“小雷饸饹臊子面”,也只好陪着他。父亲告诉我,李俊街上的饸饹臊子面馆只有2家,这家也开了很多年头了,他每次来赶集,都会上他家吃碗饸饹臊子面。

    漫步在如今宽阔的李俊中心街,身边人流稀疏,尽管早就有心理预期,还是未免失望。

    现今赶集的人不多,买卖东西的人也少,街上的地摊彼此间隔了很远,不复当年人挨人摊挨摊的场景了。

    鲁迅在《故乡》里写道: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有了路。或许现在可以加上一句,有了更好走的路,先前的路就少有人走了。

    心心念念的四棵树

    李俊镇北侧的魏家湾子村北、李银公路旁边,有4棵粗细相同的银白杨,呈正方形布局,树与树间距均为8米,树高20多米,直径超过1米,鼎盛时期树荫面积超过1亩。

    四棵树像4个巨人,拔地十来丈,腰围磨盘粗,霜皮1寸厚,凸起的根须像一条条蟒蛇。一年年,树由绿变枯、由枯返青,诠释着四季冷暖和岁月轮回。

    关于“四棵树”的来历,有说是清康熙年间栽种,也有说是雍正年间,树龄大概350年左右,但是当地人更愿意相信它的神话传说。

    这四棵树,相传是七仙女下凡种的,一共种了7棵,被利益熏心的当地老财偷伐了3棵做梁柱,一下子触怒神灵,导致家里不断招祸。后得风水先生指点,老财主在剩下的4棵树下盖庙,捐财捐物,四季供奉,后来竟转危为安。一传十、十传百,当地百姓信以为真,纷纷前来烧香跪拜,祈福驱祸。

    现实中,上世纪90年代到本世纪初,树下的小庙曾独居着一位叫做马玉梅的老太太,老太太在此默默看护了四棵树30多年。

    在当地人的记忆中,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四棵树苍劲挺拔、枝繁叶茂,枝头栖息着上百个雀巢鸦窝,百鸟齐鸣,响彻方圆十里,称得上小鸟的天堂。

    进入新世纪,古树渐显疲态,很多枝杈不再返青。

    2007年5月,一场大风导致四棵树中的一棵拦腰折断。相关部门对其他三棵树的树冠进行大面积修剪,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以往绿荫蔽日的情景不复存在。

    围着古树转了一圈,想象着当年四棵树开庙会时人山人海的场面,想象着夜幕降临,庙前依旧唱着大戏的奇妙情景。

    银白杨的一般寿命不超过100年,这几株古树寿命都在300年以上,为何能突破生命极限至今成迷。但是,我们知道,只要是生命,有生就有灭。树和人一样,都摆脱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

    四棵树逐渐枯萎死亡,如今只剩两棵还活着。它们不是因为缺水缺养分,而是走到了生命的终点。

    多余的素材

    这次来李俊赶集,本意只是来逛逛,了了心愿,没有什么可买的,就吃了一碗饸饹面,买了一点糖炒栗子。

    离开的时候,我想去看看初中同学杨志东,他是下桥人,在李俊生活工作了很多年。

    初中毕业后,杨志东因家境不好考取高中没有报道,毅然选择到李俊学修摩托车。他白手起家,最后开了自己的“杨志东摩托维修部”,有一些名气。很佩服他的毅力,成功都是熬出来的,有梦想在哪里都有实现的舞台。

    集市上,一些记忆中的店铺也还都开着。记得那时,农贸市场附近有一家书店,我咬着牙买过一本《九指神丐洪七公》,现在早已没了踪影。

    我的祖祖辈辈都曾来李俊赶集,我踩着他们走过的足迹。但是我知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专门来这个地方了,我的后代们都去大城市了,他们断然不会留恋这里。

    多少往事,幸福的、快乐的、痛苦的、忧伤的,饱经世故的沧桑,可笑的少不更事,此刻一下子都变得风轻云淡。此心安处是故乡,我圆了故地重游的梦,心情愉悦。

    李俊的宝塔会一直守望着,李俊的集市也会一直延续着,四棵树的传说也会继续……无论刮风下雨飘雪,留下说也说不清的岁月故事,定格了多少人缠绵悱恻的往事回忆。


    李俊镇集市即景。(摄于2020年10月3日)


    曾守候了四棵树几十年的马玉梅老人。(图片来自网络)


    一碗飘香的刀削面。(摄于2020年10月3日)


    (本版文图选自汤俊公众号,请作者与编辑联系,以便邮寄样报等)

    汤俊 文/图

宁夏要闻更多

宁夏法院司法警察庆祝首个“中国人民警察节”

1月8日,在第一个“中国人民警察节”来临之际,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隆重举行“致敬警旗、重温誓词,不忘初心使命,尽职担当献礼建党百年华诞”主题党日活动。全区三级法院同步开展系列庆祝活动。

市县动态更多

6名70岁以上老人通过学车能力测试

2020年11月20日,公安部“放宽小型汽车驾驶证申请年龄”的新规正式实施,让不少怀有驾驶梦的老年人看到了希望。目前银川已有不少老年人在学车路上迈出了坚实的步伐。老人考驾照是怎样一种体验?考试流程都有哪些? [详情]

区外信息更多

春节能回家过年吗?多地明确需满足这一条件

临近春节 ,国内疫情出现多点散发现象 ,能否“回家过年” 成了很多人关心的话题 ;国家卫健委9日表示 ,倡导在工作地过年 ,全国多地也已明确:春节假期从低风险区返乡者 ,也需持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详情]

热点专题更多

禁毒哥来了

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 [详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