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文化 >> 政法文苑
  • 爱我所爱大美新疆

    —专访新疆风光摄影家沈久泉

    时间:2020年11月10日  来源:宁夏法制报

    ◎李晓东

    从广袤的塔里木盆地到高耸的阿尔泰山,从雄壮的帕米尔高原到富饶的吐鲁番盆地,处处留下沈久泉雕琢光与影的足迹。在他的镜头下,茫茫无际的沙漠,浩瀚无垠的戈壁,绵延千里的群山,生机盎然的绿洲——一帧帧、一幅幅,每张照片都充满了灵性,闪耀着大美无言的神韵,流淌着大象无形的诗意,跃动着大音希声的旋律,让一颗颗驿动的心暂别尘嚣,在大自然的壮丽中升华宁静。

    近日,在广东省公安厅党委、政治部的大力支持下,沈久泉举办个人摄影展“大美新疆”。让我们一边领略大美新疆别具一格的山川之美、大地之美,一边聆听照片背后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一人一车“暴走”新疆30年

    1957年,沈久泉出生于新疆独山子,对于脚下的这片热土,他爱得浓烈。

    连接新疆乌鲁木齐市和乌苏市巴音沟的101省道全程300余公里,近年来被驴友广泛关注,更被誉为天山地理画廊。在新疆土生土长的沈久泉可是见证了这条路的建设与发展。“101省道最早叫国防公路,近几年逐渐被打造为天山北路景观大道。”沈久泉告诉记者,以前这还是一条土路,沿路有泥石流、有塌陷的煤矿,路很不好走,约每100公里有一个养路段,基本是开春入冬时推土养护一下。

    雪后的101省道蜿蜒曲折,像一条白色的巨龙横卧山间。近看,路边布满一簇簇毛绒绒的、像雾凇般的白色野草,远方大雾弥漫山间,透露着一种神秘的朦胧美。

    为了拍这几张照片,沈久泉一个人在零下30摄氏度的天里走了9天。

    凭借着对当地气候情况的熟悉,沈久泉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和地点,只为拍出独特的照片。“一年只有入冬开春季节那几天才起雾,很难得。”沈久泉告诉记者,“要找到有水的地方,下雪以后次日是大晴天,雪在阳光中渐渐散化,到了第三天就容易起雾。”

    30多年间,沈久泉跑了这条路300余趟,101省道的春夏秋冬,包括周边水文环境都非常熟悉。“10年前,这条路有2个水库,这几年又建了3个水库,我见证了这些水库的建设和发展。”

    位于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艾比湖,是新疆第一大咸水湖。10多年前,由于气候问题导致湖水干涸湖面逐年萎缩,周边生态环境急剧恶化。“当时一下子就没有水了,挺轰动的。”沈久泉介绍,“当地的牧民和商贩骑着毛驴车到湖边捡了大量的鱼、水鸟、野兔子等。”

    一系列的负面影响向当地政府和人们敲响了警钟,政府决定把赛里木湖和天山的水引进去,现在环境改善了很多。“现在生态特别好,水鸟非常多,很美!到春天开春的时候,每隔3-5天就有不同的鸟类飞过。尤其现在发展经济养了螃蟹,野生放养的螃蟹里面有很多蟹黄。”沈久泉兴奋地说。

    一路艰辛只为记录 最独特的美

    在欣赏着一张张壮美秀丽的风景照片时,沈久泉回忆起拍摄时由于艰难气候带来的一系列困难。“冬季山上都没人,自己一个人在车上住,晚上在帐篷里睡的时候有风噪。因为周边可能有狼、有野生动物,吃的喝的不能放地下,必须要放在车顶上。”沈久泉说,“有一次我们拍摄待了10天,只能规定一人一天3瓶水,早上做了汤饭,晚上做一顿,刷牙都不敢刷,不敢浪费一点水。”

    2018年9月,沈久泉想赶在入冬前拍天山的“雪蘑菇”。“当时想着一定要拍到‘雪蘑菇’,就带着7人队伍上山了。”他们雇请了当地的骆驼队运送行李,花了9个小时到天山博格达峰1号大本营。“我跟骆驼队说,要他们第10天来接我们下山,但是足足等了10天没下大雪。”沈久泉回忆,“当时,一个年约21岁的维吾尔族小伙子精力特别旺盛,有一天他拿了他的相机给我看,问我这个地方可不可以拍。我一看,挺壮观的,但是由于时间问题光线不对,考虑了两天,我决定和小伙子一起去重拍。”

    “脚底下都是冰川、冰舌,一路走来实在是太艰难了。我们拿绳子绑着对方,两人相距5-6米远,万一其中一个人掉下去的话,绳子还能把他拖上来。”历经3个半小时的路程,沈久泉和维吾尔族小伙子到达海拔约为3500米的顶峰博格达峰,又坐在那儿等了2个小时到日落时分,终于拍到了绝美的蘑菇大石头。拍完后,他们赶紧下山,一路上基本上伸手不见五指,而且沈久泉的膝盖疼得不行,只能跳着下山。

    最后一次去拍摄冰舌的时候,当时同行的一个小伙子在冰湖旁边站着,旁边的人见状提醒:“不要站在那里,冰湖要塌了。”没过了一会儿,高处的冰舌瞬间塌下。那名小伙子竟然想拍塌下来的过程,然后从大石头跳到小石头,再跳到岸上。他跳的时候没踩好,直接导致髌骨骨折,整个腿都肿了。沈久泉感叹,“很多摄影照片,背后都是摄影师经过艰难地跋涉实现的,不容易啊。”

    可是一路的艰辛都是值得的。在第4次进无人区阿尔金山时,一行人从独山子走了2000余公里到达阿尔金山下。当时阿尔金山下暴雨有泥石流,当地派出所建议他们不要进去,于是驱车走上回程。“我们一行的车队进了罗布泊,在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指甲盖般大小的蓝宝石。”走近了才发现,这是一个碧绿色的天然盐湖。“来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非常震撼。这种画面以为只存在童话中,没想到在现实中遇见了。”

    拍尽“冰与火”让更多人知道新疆

    一年365天,沈久泉有200多天在路上,平均每年跑10来趟。新疆地缘辽阔,为了拍照片跑几百公里都是常事。

    塔克拉马干沙漠基本上很少下雪或下雨,夏天风沙很大,到了秋天以后,塔里木河周边胡杨林一片金色。金黄翠绿的胡杨好拍,但是多年以前,雪白的胡杨却十分罕见。

    “我去过上百趟,始终拍不到雾凇。”沈久泉告诉在当地的朋友,什么时候下雪了就给他打电话。等了11年,沈久泉等来了机会。拍摄当天16时许,沈久泉一接到电话就赶紧准备出发。驱车1400余公里,26小时,中途只休息了几个小时,他拍到了这沙漠中的“冰雪精灵”。

    在沈久泉众多的照片中,有一张心形的巨洞照片特别引人注目,拍摄地在新疆阿克苏地区拜城县。30年间,沈久泉曾经路过了几百遍,但是不知道这里有这个特别的地方,后来在拜城县县城开照相馆的一个小伙子那里发现,整个洞高约5、6米,骆驼到了洞里只有那么一点。

    阿尔金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人迹罕至,却是野生动物的天堂。“主要的动物有牦牛、野驴、熊、狼、狐狸等,最多的是牦牛和野驴。”沈久泉向记者介绍,“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也到阿尔金山。我在路上捡过小的藏羚羊,然后交给自然保护区收养。”阿尔金山的野驴非常倔强,看到车子后要和车并行跑,而且跑得很快一定要超过车头。深谙野驴性子的他,用摄影定格了在荒漠里赛跑野驴的英姿。

    提起冰泡湖,很多人一下子就会想到加拿大的亚伯拉罕湖,可经过沈久泉的探索发现,有“大西洋的最后一滴眼泪”之称的赛里木湖里也有这罕见的奇观。赛里木湖海拔2070米,每年开春到五六月,满山都是红黄蓝紫的花,可冬季气候严寒、大风呼啸,气温下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

    沈久泉的拍摄线索源于他的一个摄影师朋友,可是赛里木湖太辽阔了,他找了3个多小时却只发现了一些散碎的冰泡。就在他冻得几乎绝望的时候,在一片雪雾中,突然发现远处湖面上出现了隐隐约约的白色大小圆形。为了保证拍摄效果,沈久泉买了好几箱矿泉水,把纯净水小心倾注到冰面裂缝中,水很快冻结了,顾不得冷趴在冰上用布擦拭后,湖面光亮如镜。在他面前,一幅美妙的巨型冰泡画卷徐徐展开——大冰泡像从湖底长出的巨型蘑菇,大大小小的冰泡错落有致,在冰天雪地中透露着飘逸灵动的神秘感。

    通过沈久泉的镜头,新疆的许多风光逐渐为人所知,甚至成为“网红”景点。“我经常会给参观我照片的人讲述每一张照片的拍摄背景和故事,就是为了宣传我们大美新疆。”沈久泉说,“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带领大家发现新疆的美。”


    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县(八卦城)


    新疆阜康市境内天山博格达峰蘑菇巨石


    新疆101省道雪景

热点专题更多

禁毒哥来了

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 [详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