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文化 >> 政法文苑
  • 远去的宁夏“第一瓷”

    时间:2020年09月15日  来源:宁夏法制报

    ◎陈凤兰/文

    大江流日月,岁月代古今。从上世纪初期的光华瓷器厂到石嘴山市瓷器厂,只是一个名称的更迭吗?不!她纵向记忆着城市的,横向展示着她宽广而深厚的阅历。

    这是一个城市对民族工业的记忆。

    史脉与传衍

    100多年前,清朝嘉庆时期的陕甘总督左宗棠来到宁夏石嘴山戎马倥偬之间,偶然发现了巍巍贺兰山孕育出的长石、石英,石嘴山蕴藏的黏土、黑陶土,都是制作瓷器必需的原材料。这位来自湖南瓷乡的总督大人大喜,马上派人在此烧制陶瓷器,石嘴山的瓷器由此“死灰复燃”。

    左宗棠可曾料到,100年后,这里的无脚瓷器曾经走遍神州半壁山河,走进了中国千家万户,书写出波澜壮阔的篇章。

    让我们把时光拉回到1989年8月19日,全国轻工系统产品评优会在冰城哈尔滨召开。会场上,一套绿花三件盖碗茶具在评委的手中传递着。洁白如玉的碗、碟上,绿色边花与“吉祥如意”的文字组合排列成精美的图案,使这套茶具精巧华贵、独具特色。评委中不时发出赞叹声,有评委问道:“这盖碗恐怕是清朝紫禁城里的御品吧?”

    一位戴眼镜的青年站起来,自豪地说:“这套盖碗是我们宁夏石嘴山市瓷器厂的产品!”

    宁夏石嘴山市瓷器厂!语惊四座,全场一片哗然!惊异、赞许的目光,赞美、感叹的话语,在会场上荡漾。

    在这次全国评选会上,石嘴山市瓷器厂的三件盖碗茶具在成千上万件选品中脱颖而出,荣获国家民委与轻工部联合颁发的优质产品证书。

    一时间,石嘴山市瓷器厂在全国陶瓷行业名声大震,宁夏“第一瓷”的美誉不胫而走,响遍大江南北。

    石嘴山市瓷器厂深厚的历史沉淀和文化底蕴也越来越被外界所关注,一段不算久远的历史向我们走来。

    石嘴山的制瓷史可以追溯到秦汉时期,出土的瓷片证明,那时已经能生产单色陶器和彩色陶器了。据《宁夏通志》记载,1942年前,宁夏只能生产碗、缸、盆等粗黑瓷,有人在石炭井一带发现瓷土,送往重庆化验检测,是烧制瓷器的优质土,经过改良实验,烧制出了釉亮瓷白的样品。在这种情况下,宁夏光华瓷厂成立,由宁夏富宁股份有限公司控股。

    宁夏光华瓷厂始建于1942年6月,当时正值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民生凋敝、物资紧缺。据《石嘴山市志》记载,宁夏光华瓷厂位于石炭井清水构,是在一个旧窑的基础上建成的,占地面积不足10亩,原是当地农民王阳锁的菜地和羊圈。瓷器厂工人分为技工、辅工、普工和兵工。技工和辅工都是从河南、山西和陕西招来的技术工人,普工是在平罗、惠农一带招来的农民,兵工是从平罗驻军派来的,全厂人数不足百人。

    当时的瓷厂已经具有现代工业的雏形,有石碾辊两台,倒烟窑两座,还有两个泥浆池。由于采取新工艺,投产不久“二细”瓷烧制成功。

    从此,宁夏有了白瓷烧制的历史。

    宁夏光华瓷厂在清水沟的历史并不长,白瓷烧制成功后,生产规模亟待扩大。厂子地处深山沟,水资源匮乏,生产和生活成本高,故而选择搬迁。1944年5月,宁夏光华瓷厂迁址平罗县第四乡(今大武口长兴街道办事处),占用农民杨成泰部分房产和荒地。当年8月新厂建成投产,每月烧制白瓷器逾万件,是当时西北规模较大的制瓷企业。

    1949年9月,解放军19兵团解放银川,当月65军进驻平罗,11月份解放军接管光华瓷厂,改名宁夏新华瓷厂。当地驻军派军代表刘万忠、李振堂等进厂进行管理。军代表进厂一看惊呆了,28名饥寒交迫的工人个个面黄肌瘦,支撑着风雨飘摇的光华瓷厂,厂子当时处在停产和半停产状态。军代表立即组织生产自救,很快就恢复了生产。

    正当瓷厂工人喜庆解放、重振瓷业之际,一场劫难也在悄然临近。

    1950年5月,盘踞在贺兰山的匪首郭拴子率部袭击了新华瓷厂并残忍杀害刘万忠、李振堂等厂领导。匪徒们不仅毁坏了厂里的设备,还抢走了仓库里的布匹和粮食,瓷厂遭受到严重的破坏。新华瓷厂遇袭后,宁夏省工业厅立即派严文、霍启林为正、副厂长,安抚受到惊吓的工人,迅速组织恢复生产,当年生产各类瓷器30余万件。

    1952年9月,新华瓷厂开始第二次搬迁,由大武口迁至石嘴山(现惠农区),更名为石嘴山市瓷器厂。自此,历经时代更迭,命运多舛的石嘴山市瓷器厂走上了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

    改革与发展

    石嘴山市瓷器厂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同频共振,折射出祖国前进道路上的辉煌与坎坷。

    20世纪50年代,它曾有过安装第一台机轮时的激荡;20世纪60年代,它曾在动荡的风暴中狂热、迷惘;20世纪70年代,它曾在前进与倒退中徘徊。

    几十年的苦苦挣扎,留给瓷器厂的只是落后的生产方式、原始的手工作坊、涣散的职工队伍和累计288.07万元的亏损额。

    一个企业的成功,靠的是团队的力量、集体的智慧。但是,一个企业需要一个灵魂人物,却是毋庸置疑的。

    刘灵康,就是石嘴山市瓷器厂的灵魂人物。他让石嘴山市瓷器厂实现了脱胎换骨的变革和翻天覆地的改变。

    刘灵康是在天府之国长大的四川人,年轻时就有一股“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气概。1964年,他放弃在故乡四川美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的机会,毅然自愿报名支援大西北建设,来到石嘴山市瓷器厂。

    刘灵康在石嘴山市瓷器厂一干就是20多年,从原料加工到脱坯、成型,从农场劳动到造型设计,瓷器厂的活儿他几乎干遍了。1982年,刘灵康当上了技术科科长,他有一个执着的信念,彻底改造作坊式生产方式,让瓷器厂跟上20世纪80年代现代工业的步伐。

    是英雄,总会有用武之地。1983年,机会终于来了。

    这年初春,刘灵康上任生产技术副厂长,上任伊始,便在全厂党政工团、中层干部会上宣布了他精心制订的技术改造总体方案。

    石嘴山市瓷器厂的春天来了!这一年,刘灵康从早到晚盯在技改现场,从工艺布局、技术措施到施工进度,他都亲自策划、亲自部署,事必躬亲。

    在以后的3年中,石嘴山市瓷器厂技术改造工作按着总体设计方案一步步落实到位。

    石嘴山市瓷器厂在中华大地改革的浪潮中复苏了。1983年,企业首次扭亏为盈,实现利润9.31万元;1984年,实现利润20.19万元;1989年,实现利润200.05万元。石嘴山市瓷器厂连续6年实现利润翻番,6年上了6个台阶,经济效益跃居自治区29家利润上百万元企业的前列。

    这个主要生产日用瓷器的企业,年产量由980万件猛增到1640万件,产品从21个品种、36个花色增加到94个品种、560多个花色。

    当时的石嘴山市瓷器厂人才济济,精品迭出,使得沉寂了多年的石嘴山日用瓷器迎来了蓬勃发展的历史机遇。1980年研制的“亭台楼阁青花瓷盘”出口英国;三件套黑釉盖碗1985年被轻工部、国家民委评选为“少数民族用品优质产品”;参照西夏珍品“玉春壶”设计的“迎春壶”胸宽腰细,壶形修长,洁白晶莹的壶身绘有“嫦娥奔月”“三打白骨精”“穆桂英挂帅”“牛郎织女”“麻姑献寿”“黛玉葬花”“昭君出塞”“松鹤迎春”等图案,色彩纷呈,特色浓郁,在全国瓷器博览会上风光乍起,好评如潮。精美的日用细瓷产品出口东南亚及中东地区,畅销国内15个省、市、自治区。当时在宁夏各族人民家中,几乎家家有石嘴山市瓷器厂的碗,户户有石嘴山市瓷器厂的杯!

    昔日,厂区散落着7座倒烟窑,厂区内七处冒烟、八处冒火;现在,一座占地6万平方米,拥有76米、61米、55米3条煤烧塍道窑和38米自动辊道烤花窑以及链式干燥、原料净化等成套流水作业线的现代化瓷器制造厂巍然矗立。昔日,进厂中间一堆灰,前后左右垃圾堆,下雨进厂两脚泥,刮风进厂满脸灰;现在,整洁、宽敞的厂房车间被绿树、花坛环绕。自治区把石嘴山市瓷器厂作为接访外国参观考察因的接访点,每月都有来自日本、伊朗、英国以及非洲国家的使团,来厂参观考察。

    石嘴山市瓷器厂在全国出了名,职工也跟着扬眉吐气。人均年收入从819元增长到1837元,电视机入户率达到100%,闭路电视网每天播放10个频道的电视节目,职工住宅楼在当地首屈一指,水、电暖气、煤气一应齐全,职工子女入托在新建的幼儿园里,享受着免费的幼儿教育。所有这一切,令外人羡慕不已,石嘴山市瓷器厂成为市属企业的明星企业,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辉煌与陨落

    ((本版图片均转自网络本版图片均转自网络))

    故事写到这里,按照正常逻辑推理,石嘴山市瓷器厂应该有个更加辉煌的结局,可是……也只能可是了。

    1992年1月20日,石嘴山市陶瓷工业(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陶瓷集团”)在喜庆悦耳的鞭炮声中宣告成立。把石嘴山市高压电瓷器厂、建筑卫生瓷器厂、民族陶瓷器厂、工艺美术瓷器厂、宁夏中卫瓷器厂、石嘴山市原料加工厂、农机修造厂整合到一起,以便发挥资产存量优势、技术优势、人才优势、资源配置优势,推动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打造陶瓷企业航母。刘灵康任陶瓷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

    1993年7月,刘灵康结识了一名专事陶瓷实业且颇有经济实力的港商李兆丰先生,萌发了他借助外资发展陶瓷集团的念头。他与李兆丰先生进行了沟通,两人一拍即合,在北京国际饭店经过几轮会谈协商,达成共识:双方共同投资5700万美元,其中李兆丰先生投资占股51%,石嘴山市陶瓷(集团)公司投资占股49%,进口先进设备,引进先进的管理和技术,在宁夏布点建设瓷砖厂、马赛克厂、卫生瓷器厂、日用瓷器厂4个现代化的新型陶瓷企业。

    前期工作进行得顺风顺水,李兆丰先生催促说,这几个项目越快落地越好,因为未来的建筑陶瓷具有广阔的市场。然而,事与愿违。由于在企业布点、厂址选择、银行贷款、资金筹集等问题上一直争论,这个项目迟迟不能落地。时间就是金钱,李兆丰先生实在等不及了,便孔雀东南飞,最终这个项目落户重庆。

    机遇就是这样,一旦失去,它就不再回来。没有项目,没有资金,下属的企业便作鸟兽散,依然各自为政,单打独斗,陶瓷集团渐渐成为空壳儿。

    陶瓷集团解体后,由于这些企业技术后劲不足,产品附加值低,市场占有率低,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扑腾了一阵子,相继破产倒闭。

    2005年,石嘴山市瓷器厂也宣告破产,这个拥有100多年历史的民族制瓷企业退出了历史舞台。

    笔者在撰写这篇稿件期间,不止一次和远在海口安度晚年、今年79岁的老厂长刘灵康通电话。他说,想当初瓷器厂的陈列室有12个展柜,里面摆满了从民间收集的石嘴山自秦汉、西夏以来烧制的各种陶器、瓷器,还有本厂自己生产的精品获奖瓷器。有的是珍贵文物,有的属于孤品,而且每件藏品都做了脚注和说明。还有,他几次带人深入大武口、石炭井的清水沟等地探查石嘴山市瓷器厂自清朝以来的几处旧窑口。许多珍贵史料、几次技改的图纸、工艺配方资料等,机器设备、模具……所有的所有,都随着企业破产而灰飞烟灭了。

    石嘴山市瓷器厂已经成为远去的背影,可是,它留给人们的思考却是深远的,远远没有结束。


    石嘴山市瓷器厂出品的山水瓷盘。


    石嘴山老照片。(资料图)


    昔日光华瓷厂旧址。

热点专题更多

禁毒哥来了

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 [详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