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政法聚焦
  • 银川法院办案插上“云”翅膀

    时间:2020年03月18日  来源:宁夏法治报


    2月17日,银川市兴庆区法院通过互联网调解一起追偿权纠纷案件。


       2月23日,灵武市法院通过网络庭审系统审理一起涉疫情妨害公务案件。
    首席记者 张怀民

    网上拍卖、网上庭审、电话调解、网上查控……疫情防控特殊时期,银川市两级法院两手抓,两手不放松,依法保障当事人权益脚步不停止,践行着“公平正义不缺席,为民司法不停步”的服务宗旨。
    银川中院网络庭审外观专利侵权纠纷
    为保障疫情防控期间审判工作的顺利开展,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银川市中级法院民事审判第三团队依托信息化诉讼平台,化挑战为机遇,推进互联网与司法工作深度融合,保障疫情防控与审判业务两不误。
    3月6日14时,法官使用网络庭审的形式公开开庭审理了原告邹某诉被告某电力工程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一案。疫情发生前,该案已就当事人的陈述、证据交换等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审理,但仍需组织第二次庭审进行法庭辩论、当事人陈述和调解。由于原告代理人现处安徽,受疫情防控措施的影响不能来宁开庭,合议庭经充分讨论并征求双方当事人同意后,决定使用网络庭审。
    开庭前,合议庭成员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确保庭审现场画面清晰、流畅,庭审环节顺利完成。网络庭审不仅节省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还使得案件没有因疫情受到拖延,人民法院在疫情防控期间这种高效、便捷的审理方式获得了双方当事人的一致认可。
    贺兰县法院网拍涉案房产
    “这个房子二拍成交了!”

    “溢价率22%,完全没有折价……”近日,贺兰县法院受理的一起借款合同纠纷案件涉案房产通过司法网络拍卖成功。该房产的第一次网络拍卖,因无人参与竞买导致流拍。由于正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特殊时期,竞买人无法实地查看等原因,可能会导致第二次竞拍流拍或房产折价的情形,让债权人的合法债权无法顺利实现。为保障当事人胜诉权益,该院办案干警通过司法网络拍卖平台进一步充实房产信息、转发拍卖消息、扩大宣传等线上措施,最大限度促进拍品成交。经过22次竞价和13次延时,该房产二次拍卖成功,不仅没有折价,溢价率还达到了22%,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各方当事人的利益。
    自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开展以来,贺兰县法院充分发挥智慧法院建设成果,将执行指挥中心作为推进统一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协调管理体制改革的重要平台和有力抓手,强化执行事务集约化管理,细化工作流程,强化节点监控,推进执行事务办理的智能化、标准化,以进一步提高执行工作效率、强化执行监督、规范执行行为。司法网络拍卖程序更加优化,各环节责任人明确,在网络拍卖品的介绍中将税费承担、权责负担等情况一一列明,实物照片、文字介绍、权利负担、特别声明、标的物已知瑕疵告知等清晰、详实、全面,使竞买人不必实地查看也能全方位了解拍卖品的详细情况,消除了竞买人的顾虑,提升了网络拍卖成交率、溢价率。
    2月3日至今,贺兰县法院司法网络拍卖共成交标的物7件,拍卖成交金额总额190余万元。其中,最低起拍价为518元的拍品,最终成交价格为8228元,平均溢价率达到了254.86%。做到了司法网拍工作不出门,拍卖成交不“打折”。

    贺兰县法院还通过提高网络查控效率,积极与当事人进行电话沟通,敦促被执行人履行义务等方式,最大限度促进执行工作,确保当事人合法债权尽快得以实现。2月3日以来,对符合条件的954件案件提交了网络查控,共发放涉及60件案件的执行款60笔,金额共计281.14万元,共执结117件案件。
    金凤区法院“云间”庭审合同纠纷

    3月4日上午10时,银川市金凤区法院审判员张凤琴运用“云间”庭审系统对海某诉内蒙古包头市某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进行网络开庭审理。这起案件的被告一方远在外地无法到庭,经双方当事人一致同意,法官决定采用“云间”庭审系统进行案件审理。
    为了保障开庭顺利,张凤琴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她提前学习操作“云间”庭审系统,就操作过程遇到的问题和专业技术人员及时交流,确保系统在庭审过程中流畅、顺利。在庭审前几天,她多次对庭审操作进行基本的程序演练。由于庭审系统有时间要求,为了保证庭审活动能按照系统要求的时间顺利完成,张凤琴事先和双方当事人及律师就各自的证据内容是否完整、网络的连接是否存在问题等进行多次沟通。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当事人出示证据,对方当事人对证据的质证、双方当事人就案件争议焦点问题充分发表意见,以及最后陈述等都得以有条不紊地进行,在系统要求的开庭时间内顺利地完成了庭审的各项工作。因原被告间存在严重的意见分歧,案件当庭未能调解成功,将另行择期宣判。
    永宁县法院电话里说和纠纷

    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时期,一起持续了4年的合同纠纷,经永宁县法院法官董琳通过十几次电话来往说和,最终成功调解。
    陶某某是这起案件的原告,从事装修行业,被告王某某是其远房亲戚。2016年,王某某雇佣陶某某为其装修房屋,双方约定装修费4万元。装修完工后,被告以对装修不满意为由仅支付原告3.5万元。此后几年里,原告多次找被告催要剩余装修款5000元,均被王某某以各种理由推托。无奈之下,今年1月,陶某某向永宁县法院提起诉讼。
    防控期间,当事人普遍不愿与人接触,原告陶某某更是因从外地来银川而被隔离在家。见不到面,怎么解决双方矛盾?董琳想到了最简单的办法——在电话里进行调解。两周来,董琳在电话里向2名当事人讲解法律条文、讲明权利义务,从法、理、情三个角度深入分析、劝导当事人。她告诉当事人,2人本是亲戚,这几年为这笔数额并不算大的装修款一直争论不休,既影响了2人关系,又增添了不少麻烦,实在不值。如果能各让一步,尽快达成和解,对2人来说都是有益无害。就这样,经过两周时间、十几次电话精心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了一致:被告王某某支付原告陶某某装修款2500元,待原告解除隔离后,一起到法院完成付款事宜,原告表示愿意在收到装修款后撤诉。一起长达4年的合同纠纷,最终双方当事人在电话里完成了握手言和。
    西夏区法院防控执行两不误

    “没想到在疫情这么严重的情况下,我的案子竟然执行完了!”
    春节前,银川市西夏区法院受理申请执行人祝某与被执行人余某合同纠纷一案,案件标的1.84万元。立案后,经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执行法官赵立军电话询问申请执行人祝某,申请执行人表示,自己不能提供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和下落,于是执行法官将余某的银行账户全部冻结。
    2月26日,执行法官赵立军收到被执行人余某的短信:“赵法官,我卡里的钱已经够执行了,请您扣款……”余某主动找到赵立军,称法院冻结的银行账户里的钱已经够履行案件标的,但是他目前在新疆,不能来法院处理,等他回银川后会来法院处理案件。为了尽快使申请执行人拿到执行款,执行法官要求对方短信提供现在的住址,而后将执行通知书、报告财产令、执行裁定书邮寄给被执行人。执行法官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将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扣划后,又电话通知申请人祝某,要求其将银行账户等信息通过手机短信发送给法官,执行法官发放该笔款项,案件执行完毕。

热点专题更多

禁毒哥来了

远离毒品 珍爱生命 [详情]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