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以案说法
  • 男子作业时湖内溺亡  赔偿责任如何划分?

    时间:2019年07月11日  来源:新消息报

    2017年6月18日,马玉文(化名)、马清山(化名)从张某处承包了位于平罗县镇朔湖内的蒲黄采摘工作,并约定由张某提供船只使用。后马玉文、马清山与马卫波(化名)等3人约定,由马卫波等3人在镇朔湖采摘蒲黄,马玉文、马清山为其提供船只以及救生衣。采摘的蒲黄以每斤2元,后涨至每斤2.5元的价格出售给马玉文、马清山。同年6月20日13时许,马卫波在采摘蒲黄后,为尽快将蒲黄送上岸,自己游泳抄近路将蒲黄往回送时,因对湖深了解不够,不幸溺水身亡。而已怀有身孕的马卫波的妻子马秀梅(化名)得知消息后痛苦不堪,并多次向被申请人主张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的经济赔偿,但始终未果,为维护其权益,马秀梅等4人向平罗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

    案件解析

    2017年6月29日,法律援助中心接到马秀梅等人的申请,经核实后,指派宁夏鑫源律师事务所杨如律师为其提供法律援助。承办律师详细了解了案发过程,并总结出案件的核心问题,即马卫波与马玉文等二人是否存在劳务关系、马秀梅怀有遗腹子,该胎儿的抚养费是否能够在此次损害赔偿中索要。同年12月27日,平罗县法院作出被告马玉文于判决生效后15日内赔偿原告马秀梅等4人各项经济损失112252.53元,驳回原告马秀梅等4人的其他诉讼请求的判决。

    该案是一起起诉时以提供劳务者损害赔偿纠纷为主要依据,而判决时以场所安全责任未到位产生赔偿为依据的特殊的生命权纠纷案件。该案中,马卫波与马玉文、马清山之间并未订立书面的劳务合同,也无其他证据证实存在口头上的劳务合同,且马卫波与马玉文、马清山之间具有以每斤2元至每斤2.5元收购蒲黄的口头协议。从形式上看,马卫波并无明显的劳务关系的特征,反而是具有明确的买卖合同关系的特征,故在最终判决中未确认劳务关系,而以场所管理者的安全管理责任作为赔偿标准。

    对于赔偿责任主体的确认以及责任划分问题,间接管理者张某因并不直接参与管理,对该次事故不承担赔偿责任。作为直接管理人的马玉文和马清山在事故发生前均提供了相应的船只和救生衣,事故发生后,马清山迅速报警并及时对马卫波进行心脏复苏术急救,已尽到责任,故不承担法律责任。而马玉文则对马卫波等水面作业人员的运输往返工作未起到良好的监督作用,也未能在水域深水处安置提示牌尽到安全提示义务,故其应承担10%-20%的赔偿责任。

    案件中,马卫波自行与其他人到马玉文等人承包的水域采摘蒲黄,系为自身增加收入的自发行为,且其作为一名成年人,他在采摘结束后未穿戴救生衣乘坐船只的情况下抄近道返回对岸时导致溺亡,其自身应对此次事故负主要责任。

    有关法律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之规定,自然人的权利义务自出生时起自死亡时止,胎儿在尚未出生时可以保留其继承遗产以及接受赠与的权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规定,侵犯生命权赔偿的范围主要在死者生前抚养的人的必要生活费用,对于未出生的胎儿,其权利义务不确定,故不能将其相应的抚养费用直接计入此次事故的赔偿中。本报记者 李辉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收藏本站 | 联系我们
主管主办单位: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承办单位:  宁夏法治报社
联系电话:  0951-6136690    网址:  www.nxzfw.gov.cn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
政府网站标识码:6401000028    宁ICP备1300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