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战中的政法力量
  • 基层干部要跑好乡村振兴“最后一公里”

    时间:2020年12月15日  来源:宁夏日报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实施乡村建设行动,深化农村改革,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这为我国目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发展农业农村工作指明了方向。“致富不致富,关键看干部。”乡村基层干部身处脱贫攻坚第一线,是密切干群关系的主要渠道,是解决实际问题的重要力量,是团结带领广大农民群众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组织者和推动者。因此,加强乡村干部队伍建设,对于巩固基层政权、保持农村稳定、助力乡村振兴、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农村社会全面进步、推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具有重要意义。

    创新工作思路,健全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建设。乡村是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后一公里”,是党和政府联系群众、服务群众的神经末梢,在国家治理体系中具有“基石”地位。由于长期以来形成的乡村“两委”干部选人入口狭窄,工作量大,薪酬待遇低,集体资产管理不规范,法律保障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不能完全适应目前乡村社会公共服务便利化的要求和社会治理力量向乡村下沉的客观需要,要充分提高各级干部对乡村社会治理重要性的认识,进一步健全乡村基层治理体系建设,加快推动相关工作机制和管理体制改革,完善村级组织机构设置和人员配备,界定各机构和人员的职责范围,明确党政群工作的职能分工,理顺自治、法治、德治的关系,建立起系统完备运转协调规范高效的乡村社会治理体系。

    建立乡村治理法律法规保障机制,为乡村社会治理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目前,我国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对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和乡村建设行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赋予了村党支部、村民委员会诸如社会公共服务、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公共事务民主决策等方面更广泛更深入的职能和责任。同时,各地探索试行的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一肩挑”及公开选聘行政村专职化党组织书记、村文书等做法,亟需通过尽快制定乡村治理法律法规保障机制予以确认调整规范,进一步明确村民自治的范围及与法治、德治的关系,明晰党务政务的权责边际,完善村委会主任选举与村党支部书记产生办法,畅通矛盾纠纷解决救济途径,规范村级公共事务民主决策程序等,尽快使我国的乡村社会治理体系建设步入法治化民主化的轨道。

    科技赋能,全力打造智慧化数字平台。随着村级(社区)便民服务中心的逐步普及建立,构建数字化乡村社会治理智慧平台势在必行。为避免低水平重复建设和短视投机行为发生,数字平台建设要高起点谋划高标准推进,充分运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物联网等先进技术,积极与公安、民政、卫生、科技、文旅、应急管理等部门协商沟通,争取帮助和支持,实现与各区域网电子数据的互联互通。要扩大乡村(社区)便民服务的种类和范围,力争使数字平台覆盖乡村社会服务的各领域全过程,打通基层社会公共服务“最后一公里”。同时,要在确保村民个人隐私安全的情况下,利用5G信息工程技术,挖掘收集整理与乡村社会治理相关的“一揽子”资料信息,建立起乡村集体和村民个人大数据库,实现对相关数据的动态有效监管和高效集成调度,实时掌握村民家庭状况,成员变动,村级资产处置,村务活动动态等,为村民营造健康安全的智慧家园。

    加大经费投入力度,确保乡村社会治理稳步推进。当前,随着城乡基本公共服务的系统推广应用,公共服务重心向乡村转移,公共服务资源向乡村下沉,公共服务功能向乡村延伸,打造建设一批乡镇服务中心、村级民事代办机构已提上议事日程,急需增加经费投入用于技术维护支持和应用场景建设。同时,为适应我国乡村振兴和城乡协调发展的需要,亟需吸纳引进一大批高学历高素质的“大学生村官”充实到乡村基层干部队伍中来。建立起完善的工资薪酬、社会保险福利、激励奖励等机制,优厚他们的福利待遇,解决好他们的后顾之忧,激发起他们创业干事热情,确保他们留得下,稳得住,干得好。因此,各级政府部门要创新工作思路,多途径多向度拓宽乡村建设资金来源渠道,加大对乡村建设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建立起常态化的乡村经费筹集机制,以保证乡村社会事务活动的正常开展。

    (宁夏社会科学院理论研究中心 张国君)

主管主办单位:  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政法委员会      承办单位:  宁夏法治报社
email:  nxzfwxcc@163.com    网址:  www.nxzfw.gov.cn
技术支持:宁夏计算机软件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